artforever

黑策策:

故事是去年写的,由十个短故事组成。一边完成故事一边画上剧中插画,然后发布到豆瓣阅读上面。完成得比较仓促,画面上有许多地方没表现到位,这是处女座世界中不被允许发生的事情。所以现在重新画,尝试更多的表现形式,也让插图更多一点,故事更完整一点。

排版缘故,过程图就不发了,移步微博@黑策策 可以看见哦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戈里与山林-隶夫

我有一只陶泥做的笛子,虽然我吹不出动听的曲子,但陶笛依然拥有着美丽的声音。笛声从夜深的山林中传到远方,又从远方传回到山林中最高的这座山上,我和爸爸也在这座山上,这里叫戈里峰。我叫戈里。

笛声你是来至何处?让今夜路经此处的隶夫,停下了脚步。


夜已降临,山林变成了黑色的一片,动物们全躲了起来,只有偶尔路过的一群飞鸟,在山林留下声音。小戈里坐在院子的木桩上吹着陶笛,但这个全是孔的乐器实在让他伤透了脑筋。“怎么又错了?”戈里叹了一口气。

“那么好听的声音,一定是陶笛吧?”一把声音从树林里面传来,打断了正在苦思冥想的戈里。

戈里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,但除了一片黑色的树林,便什么也看不见。

“请问可以让我试试吗?”树林里的其中一块黑色动了一动,一个全身黑色的家伙伸长了脖子,从树林中慢慢走来,它穿着一身破旧的黑色大衣,与夜色中的黑色融为了一体。

“嗯。”戈里有些迟疑,但确不知该如何拒绝这个陌生的夜路人。

屋子里的灯光,照射在了夜路人的身上,但灯光却无法照亮长袍下的脸庞。它把手伸长,伸向戈里的方向。

“给你。”戈里最后还是答应了它的请求。

夜路人小心翼翼地接过陶笛,仔细地端详着陶笛上的每一个细节,再把手指一个一个地放在笛孔上面。“这真是一个漂亮的乐器。”

“嗯嗯,这是爸爸做给我的。”戈里笑着说到。

“你有一个了不起的爸爸,哈。”黑影把陶笛放在嘴边,吹出一个长长的声音。声音穿过了树林,越走越远。戈里和夜路人仔细地聆听着声音的每一个动静,直到它完全消失。

“那开始吧。”说完,黑影便再一次吹响陶笛,笛声高低起伏,渗透进夜色之中,让夜里的安静显得更加安静。这是一首忧伤的曲子,但却有着美丽的旋律。

戈里专心地听着夜路人的演奏,让思绪进入这首曲子之中。

笛声突然停了下来,夜路人放下了手上的陶笛,拧头朝远方望去,望着山脚下的那条微微亮着的地平线。

“我是一个失去了归属的异乡人。忘记了回家的路,失去了肉与骨,把灵魂寄存于夜色之中。我的名字是隶夫。”

夜路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寻找着夜色下的那一条路,那条回去北方的路。”

隶夫再次拿起陶笛,继续着吹奏。音乐变得更加忧伤。歌声和陶笛声飘荡在山林各处。仿佛一切都停下了脚步,安静地聆听着隶夫的演出。

戈里在音乐结束很久以后才回过神来,“好听哦,太棒了。”拍着小手说到。“我应该叫你隶夫对吧?”

隶夫轻轻地弯下腰,以作道谢。并把笛子还了给小戈里。“对,除了名字,我仅剩不多,所以请称呼我的名字,隶夫。”

“你好,隶夫。吹得真好。”戈里再一次拍起手掌,但拿着陶笛,只能轻轻的拍了。“没想到我的小陶笛居然可以吹出这么好听的歌曲,真是太高兴了。”戈里像是第一次见到陶笛一样,仔细地看着陶笛上的每一处。

“我也有自己的一个乐器。”隶夫边说,边从大衣里面掏出一个奇怪的东西。这是一件非常古老的乐器,长得像个盒子,盒身上雕刻着精致的图案,其中一端的嵌着一副摇把,顶部有四根弦,盒身两旁系着一条皮制的挂绳,挂在隶夫的脖子上。

隶夫轻轻地转动着摇把,沮丧地说:“可是,它已经坏掉了,我没办法把它修好。我快把它的声音忘记了。”

隶夫的话让戈里感到一丝的难过。盒身上的金属高光,映射在戈里的眼睛上。

“我想爸爸或许可以修好。”戈里希望能够帮到隶夫。“可是,爸爸现在不在家里,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。”

隶夫并未因此而失望,声音透露着喜悦,“真的吗?只要可以修好,我愿意等。虽然盒琴从未离开过我,但只要能够再次听到琴声,多久我都愿意等。”

“嗯,只要爸爸回来,一定可以修好的。”戈里自信地说到。

隶夫把盒琴的从脖子上取下,小心翼翼地递过给戈里。

“那明天晚上,我会在同样的时间过来。谢谢你,小朋友。”

“明天见,隶夫先生。我的名字叫戈里。”

“明天见,亲爱的小戈里。”

 

很快便到了第二天晚上,戈里在屋子外的走廊处摆弄着几块木头,好不容易把它们全部磊了起来,却又倒下。戈里抓了抓头发,叹了一口气。

“小戈里,又到晚上了。”树林里传来隶夫的声音。

“晚上好,隶夫先生。” 戈里对着漆黑的树林说失望地说到,“可是我要告诉你,爸爸还没有回来,盒琴还没有修好。” 

“没关系,那我们再等等吧。”树林里的脚步声越走越远。

 

又是一个晚上,隶夫先生在同样的时间,出现院子外小路上。戈里一眼就看见了它,可没等隶夫开口,戈里便摇了摇头说到,“还没回来。”

“那再等等吧。”隶夫先生便低下头失望地离开了。

又过了一晚。可是今晚隶夫没有出现了。而盒琴同样也没修好。

 

到了第四天的晚上。

“呵哈,爸爸太棒了。”屋子里传来戈里的笑声和几声低沉的琴声。戈里抱着盒琴走到屋外,他非常高兴。

戈里坐在廊梯上,转动着盒琴上的摇把,再划几下琴弦,盒琴发出低沉的几声,戈里高兴地笑了起来。他把盒琴放在膝盖上,用双手好好地抱着。戈里一会看看树林,一会又看看院子前的小路,等待着隶夫的到来。

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但隶夫今晚依然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出现。

夜色弥漫在山林各处,最后一群归巢的鸟儿在月亮下飞过。戈里像是困了,眼睛半睁半闭。在不断的坚持过后,最终,还是睡了过去,头轻轻靠在门廊的一旁。

屋子的门开了,戈里爸爸拿着一张毛毯,轻轻地盖在戈里身上。戈里抓紧了被子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他看起来比平时更小,就像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。

“戈里。”

一把熟悉的声音传到了戈里的耳边。

“戈里。”

戈里揉了揉眼睛。

“是隶夫先生。”戈里高兴地说,“太好了,我还以为你今晚不会过来。”

戈里拿起怀里的盒琴,边说,“你看,盒琴修好了。”边摇着摇把说。

“太好了,戈里,谢谢你。”然而对于盒琴的复原,隶夫并没有戈里想象中高兴。

隶夫接过盒琴,简单地看了几眼,然后对着戈里说到,“戈里,其实今晚我是过来和你道别的。” 隶夫用它那长长的手指着远方微微亮起的地平线,“我已经找到了回家的路,只要跨过那一座山,然后再一直往北,就能回去了。” 

隶夫慢慢地走到山边,“虽然路会很长,但只要想起能够再见故乡一面,多远我都愿意走。”

似乎隔着斗篷也能感觉到隶夫脸上浮现着笑意,“这个盒琴就送给你吧,因为全靠戈里和戈里爸爸的帮忙它才没有消声于黑夜之中。”隶夫抚摸着盒琴上的几根琴弦,“但在这之前,请让我用它,为你最后演奏一首故乡的歌吧。”

“歌是这样的。”

“流水变成了河川,河川爬到山崖的顶端。攀过最高和最远的那两座山,就再也看不到从前我住的山。”歌就是这样唱的。 

 

盒琴悄悄地掉落在地,隶夫随着琴声和歌声消失在了夜空之中,戈里看着那亮起的天边,“保重,隶夫先生。”轻轻地说着。

=================

谢谢你看完:)


评论

热度(146)

  1. 小妞黑策策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Bar`黑策策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gdufs_jinrong_063黑策策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陳小草黑策策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lanzhuandshazhu黑策策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iLoveLifes黑策策 转载了此图片